读者宝 > 段子 > 黑段子
  • 男人的下巴有一颗痣
    宁最近总是梦见同一个梦,梦里一个男人对她说:“你来嘛,你来找我嘛,我等你……”
    终于,宁忍不住了,于是问他:“你是谁?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?”男人说:“明天中午12点在××公园门口的站台上来找我,我这里有一颗痣。”男人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。
    醒来,宁匆匆找到自己的好友并把梦中一切告诉好友。好友答应陪同她一起前往。
    中午11点55分,两人在约定的地方等,却不见男人来。
    天气炎热,宁对好友说:“太热了,我到对面去买两支雪糕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    说完,宁过街去了。就在这时,一辆车子冲了过来。一声惨叫……好友跑过来一看,宁已倒在血泊中。
    当打开车门准备把宁送到医院时,才发现这是一辆灵车,而车上的玻璃棺材中躺着个男人,男人的下巴有一颗痣……好友恍然,看看自己的手表,时间正是12点整;再探探宁的呼吸,已经停止了。
  • 到底相信谁呢
    有一年登山社去登山,其中有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在一起,当他们到山下准备攻峰时,天气突然转坏了,但是他们还是要执意上山去。于是就留下那个女的看营地。
    可过了三天还没有看见他们回来,那个女的有点担心了,心想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。
    等呀等呀,到了第七天,大家终于回来了,可唯独她的男友没有回来。
    大家告诉她,在攻峰的第一天,她的男友就不幸遇难了! 他们赶在头七回来,心想他可能会回来找她的。于是大家围成一个圈,把她放在中间,到了晚上12点时,她的男友突然出现了,还浑身是血地一把抓住她就往外跑。
    她吓得哇哇大叫,极力挣扎。这时,她男友告诉她,在攻峰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山难! 其他的人都死了,只有他还活着……
    她一下瘫倒在地:到底信谁呀?
  • 盗墓贼的奇遇
    一个叫王军的人,以胆大著称。那天夜里迷路,走进一片坟地。 
    月光昏暗,刮着阴森的风。 
    突然,王军看见一个坟头上晃动着一个人影儿,好像在用利器凿墓碑。 
    王军急忙打开手电筒照过去,那个人用胳膊挡住脸,只露出一张嘴,那张嘴像血一样红,墓碑上刻的字也像血一样红:郭庆升之墓。 
    “你干什么呢?”王军问。 
    那个人依旧挡着上半脸,阴森森地说:“他们把我的名字刻错了,我改过来……”
    王军一下就傻住了,落荒而逃。 
    盗墓贼暗暗高兴,继续挖坟。终于,他把坟挖开了,钻了进去。 
    坟里这个叫郭庆升的人是个大老板,很有钱,不久前他出车祸死了,火化之后,骨灰埋在了老家的坟地里。他生前的一些私人用品都殉葬了,比如欧米茄的超霸表,还有钻戒等。 
    盗墓贼在黑暗中摸索了半天,没有摸到任何贵重的殉葬品,只摸到了满手的骨灰,还有几块没烧透的骨头。 
    突然,有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来:“表在我的手腕上……钻戒在我的手指上……不过……你能分清哪些灰是我的手腕……哪些灰是我的手指吗?”
    盗墓贼吓得赶快窜出坟墓,像王军一样落荒而逃。 
    这时,王军从墓碑后闪出来,朝那个同行的背影冷笑一下,钻进了坟中。
  • 这难道是穿越吗
    一老一少,并肩站在长城上放眼四望。
    少年背着双肩包,打扮时尚。
    老人拄着拐杖,衣服稀奇古怪。
    少年看着看着,突然动情地感慨一声:“真的好雄伟呀!”
    老人附和着说:“是呀,长城一直都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。”
    少年转过头来,开始和他聊天,“老爷子,今年多大岁数?”
    “七十。”
    “七十岁了还这么厉害,看你这身板,简直比长城还结实。”
    老人笑了笑,一脸自豪地说:“我来长城,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”
    少年立刻表现出很有兴趣的样子。
    “我上一次来,是在二零零二年的冬天,刚下过第一场雪。有一首歌怎么唱的?‘二零零二年的第一场雪,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。’我站在长城上,真正体会到了‘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’的意境。”
    少年哑然而笑,这老爷子挺好玩的!
    “我上上一次来,情况就不同了,那时候日本鬼子正在发动侵华战争,长城内外狼烟四起。我拄着拐棍,一个人站在荒凉的长城上……”
    少年吃了一惊,“那时候你的腿就已经?”
    “是呀,那时候就已经瘸了。我站在长城上,想着国仇家恨,泪流满面。”
    少年在心里默默算了算,不对呀,老人今年七十岁,抗日战争的时候,他还不到十岁,怎么会……
    可是,老人正说到兴头上,他也不好意思打断。
    “我第一来长城的时候,是在上一个世纪初,那时还是旧社会,我套了一辆马车,翻山越岭走了半个月,终于来到长城脚下……”
    少年的脸色变了,刚开始,他还以为老人是在开玩笑,可是,他朝老人脸上看了看,竟然发现,他说话的样子分外认真!
    少年的脊梁骨开始冒虚汗了。
    老人把目光转向他,“你猜,那次发生了什么?”
    “发生了什么?”
    “我太激动,一不小心从长城上摔下来,死翘翘了!”
  • 你知道本命年的诅咒吗
    天台上,一个企图自杀的人被另一个人拦了下来。
    “你有什么事想不开?”
    想要自杀的人反问:“你知道本命年的诅咒吗?”
    “当然知道。这跟自杀有什么关系?”
    “当然有关系,在我第一个本命年的时候,因为贪玩,一个人到河里游泳,差一点被水淹死,幸亏一个叫陈小黑的男孩救了我。他是我的第一位恩人,后来他成了我的好朋友,我们一起从小玩到大。”
    “还有呢。”
    “在我第二个本命年的时候,有一次出去爬山,差一点从山上掉下来摔死。关键时刻,一个叫黄莉莉的女孩拉了我一把。她是我的第二个恩人,后来,她成了我的老婆。”
    “然后呢?”
    “没有然后了,今年就是我的第三个本命年。”
    “其实,你用不着害怕。你看,你两个本命年的时候都差一点死掉,却因祸得福,找到了一个好朋友和终生的伴侣。由此可见,本命年并不可怕,它还隐藏着重生的希望。”
    “你的话倒是很有道理,可惜,我没有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    “什么事?”
    “我发现我老婆背着我找了个情人,这个人就是我的哥们陈小黑。”
    “啊!有这种事?”
    “我骗你干什么?昨天,我亲眼看见他们一起从酒店里走出来。”
    “你怎么做的?”
    “我……我把他们杀了。”
    这句话一出,气氛立刻变得紧张起来。
    想要自杀的人站起来说:“谢谢你跟我说这些话,现在,我已经不想自杀了。但是我必须要做一件事。”
    “什么事?”
    “我要把你杀掉。”
    “为什么?”
    “因为,你救了我,救我的人,迟早会伤害我。这就是我在本命年里学到的唯一真理。”
  • 学化妆就是要赎罪啊
      经过多年努力,秦琴终于成为化妆名师。她的巧手能化出掩盖疤痕瑕疵的妆容,让面部有缺陷的人重获自信。
      这天晚上,她回到家,打开灯,竟发现一位老妇背对着她,坐在餐桌前。秦琴蒙了’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。老妇的脸满是烧伤的痕迹,如同烂柿子,在幽暗的灯光下十分可怕。老妇叹了口气,悲苦地说:“十年前,我被大火毁容,受尽歧视,连女儿都嫌弃我,你能帮帮我吗?”
      秦琴心里一阵酸楚,她默默拿出化妆工具,在老妇脸上专注地涂抹。片刻,一张光洁的脸呈现在眼前,与刚才判若两人。老妇问:“现在我漂亮吗?”“漂亮,很漂亮。”秦琴有些哽咽,泪落了下来。老妇拿起一面镜子,但镜子里并未显示她的面容。她喃喃自语:“如果我一直是这个模样,女儿还会抛弃我吗?”秦琴不说话,只是埋头低泣。半晌,她抬头,老妇已消失不见。
      秦琴越哭越厉害,她跪在地上大喊:“妈,对不起,都怪我当年赶你出门,你才会自杀。这么多年来,我学化妆就是要赎罪啊!”
  • 粉红眼影
      刘阿姨的丈夫去世得早,唯一的儿子陈明不久前也出车祸死了,刘阿姨整日以泪洗面。
    
      这天,一个男孩造访,自称是陈明的大学室友王康。刘阿姨先前听儿子说过王康,知道他是个孤儿。王康说,想给陈明上炷香,刘阿姨客气地请他进屋。
    
      王康站在陈明的遗像前哭得伤心,刘阿姨也忍不住湿了眼眶。她温言相劝,可王康还在哭,看得出来,他和儿子有很深的情谊。刘阿姨心一暖,留他吃饭,然后出去买了几个好菜。
    
      待她回来,王康的眼睛已经又红又肿,像水蜜桃。刘阿姨十分感动。此后每天,王康都会来给陈明上香,每次刘阿姨买菜回来,他都双眼红肿。刘阿姨想,自己孤身一人,王康也没父母,便决定认他做干儿子,以后家产留给他。
    
      半夜,儿子陈明浑身是血地站在床头,冲刘阿姨急切地喊:“妈,监视王康,别信他!”刘阿姨心一颤,惊醒后,知道是场梦。
    
      第二天,王康又来了,刘阿姨假意出门,偷偷躲在窗外朝里瞄。她发现,王康慢慢掏出一盒东西,把陈明的遗像当镜子,狞笑着把眼皮涂红。
  • 清华北大互黑段子集
      上个周末,北京天气晴朗,天空蓝、白云白,着实让人开心。一位北大的同学举起相机拍了一张以天空为主体的照片,发到了自己的人人网主页上,并附言曰:“今天5点北大东门的蘑菇云~~像清华被炸了啊~~”。
    
      在这个照片被两校的同学广泛转载之后不多时,一位清华同学发表评论:“【清华社电讯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五时,我校爆炸了一颗原子弹,成功地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。这是清华人民在加强国防力量、反对北大帝国主义的斗争中所取得的重大成就。我校秉持和平的利用核能原则,承诺不首先对燕园使用原子弹。”
    
      在北京这地界儿读书,凡是混得时间稍久一点的人都知道,清华北大这两个学校的学生,在生活中偶尔“黑一下隔壁”,基本是生活中的常态。
    
      两校之间,向来都是见招拆招,你来我往,好不热闹:
    
      1、中国最好的大学在哪里?北大学生说:“出清华西门,往东走300米即可。”同样的问题,清华学生的答案是:“出北大东门,往西走300米即可。”
    
      2、“你们有未名湖吗?”北大人常以此耻笑清华的书呆子们,但这也正是清华人看不起北大才子的理由:未名湖有什么了不起?除了能淹死诗人还能干什么?
    
      3、据说,清华学生总结自己学习十大优势其中一条为:“寝室可以安空调,相比隔壁学校,革命性的优势……”这时候也不忘记默默的黑一下隔壁,囧~
    
      4、清华男生,进校园开始数女生,到毕业时才用得上脚趾头;而北大的男孩则对着未名湖感慨:“风动,长发飘动,我心岿然不动。”同学四年,清华人论资排辈,见到同性就喊兄弟;而北大人到老相见,也是直呼其名。
    
      5、四个清华学生和四个北大学生在火车上不期而遇,遂闲聊起来。北大学生问:“你们一共买了几张车票啊?”“一张!”清华学生答道。
    
      北大学生当然是人手一票,所以他们就很诧异清华这几个人一张票是怎么逃过查票的。不一会,开始查票了,只见清华四个学生一起挤进了同一间厕所,当检票员查到厕所时,他们就把票从门缝里递出来,这样,他们顺利地通过了查票……
    
      放假回来的路上,这八个人又遇上了。
    
      北大同学首先得意地笑道:“嘿嘿,这次我们四个人只买了一张票噢~”
    
      而清华同学不屑道:“哼,这次我们一张都没买!”
    
      北大学生正疑惑间,查票开始了,只见他们飞快地钻进厕所,而清华学生却不紧不慢地走到那个厕所门前开始敲门,北大学生以为是查票的呢,于是就把票递了出来,结果清华学生顺势把那张票收下,然后躲进了对面的厕所……
    
      6、北大也有类似的广为流传的笑话:
    
      有一次,一个北大女生去清华的舞会跳舞,一个清华男生请了她。正跳着,那男生突然说:“我记得你来过。”然后准确无误地回忆起那是几月几号,她穿了什么衣服,跳过什么曲子。这女生惊呆了,以至以为他有什么居心,一曲终了就飞逃而去。北大人据此笑言:看看你清华人,高达6比1的男女比例失调,竟使得你对我们的女孩记性好到这般地步。
    
      7、曾经有一篇网上广泛流传的帖子,帖子内容分两部分,第一部分是一位北大的学生写的题为“夜袭清华”的文章,大意是讲该同学由于天气闷热骑自行车夜游清华园,之后写下一些两校不同之处,以此自娱。此篇文章被广泛分享之后,一位清华学生也写了一篇文章,题目却是“夜袭北大未遂”,文章却只有寥寥数字,摘录如下:“看了隔壁同学写的一篇‘夜袭清华’的游记,突然想去夜袭北大。可我转念一想,天气闷热不好好在宿舍里吹空调,反而跑出去骑车,岂不是头被门夹了!于是未遂……”
    
      这个帖子流传的背景是,其时,清华大学给学生宿舍安装了空调,而北京大学却没有。所以,清华的学生便在文章里暗暗讽刺北大宿舍没有空调这一事实,可谓专挑人家的痛脚踩了。
    
      两校平日里喜欢暗暗的黑一下隔壁这个有些诡异却着实有趣的传统,到底始于何时,现在已不可考。而关于这个互黑精神的传承,似乎是有迹可循。
    
      我们都知道,每一年新生入学,除开隆重的入学典礼、烈日炎炎下的军训之外,所有的高校都要对自己的新丁们进行地毯轰炸式入学教育的。这些入学教育由于内容偏枯燥和理论化,往往容易引人入睡,于是乎,讲座的主讲人在又红又专的对学生进行教育时,或许是为了调节气氛,又或许是惯性使然,总是会不小心的,或者是刻意的、默默的黑一下隔壁。当此时,台下的同学往往会精神一震,与同样心领神会的小伙伴们对视一眼,然后便会与台上人默契一笑。
    
      这种偶尔的黑一下隔壁的做法,不仅能使人身心愉悦,增加己方学校的高度认同感,更可以治疗上课无聊、走神、多梦等种种疾病,还能起到提神、调节气氛等诸多令人惊喜的效果。更可贵的是此招百试不爽,于是博得了广大师生的一致喜爱,只恨没有地方给其打个全五分的好评,来昭告世界。自此,黑隔壁成了所有人课余生活中的一部分,不可缺失。
    
      当然了,两校之间的互黑,其实更可以看成是一种独属于对手和伙伴之间的默契,不必追究这默契是从何处来,又向何处去。只是因为做邻居和对手的日子长了,而且这种状态似乎还会一直持续下去,所以偶尔开一开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,全当繁忙生活中的调剂。玩笑过后,总是要回归现实。现实中,两校学生之间有很多都是互为情侣、知己和好友,都是天之骄子,自然惺惺相惜。
    
      前天,蓝翔学生网友在网上公然面向清华北大同学发起冰桶挑战,还说:蓝翔技校技术强,在蓝翔技校学真本事,除了这些,蓝翔技校跟北大清华真没区别(!!!),这回,清华北大这对好基友会不会站在一起?
  • 解噩梦
   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声, 
          她从噩梦中惊醒, 
          全身都是冷汗。 
          他将她拥进怀里,细语安慰着她。 
          她哭诉着,说梦见伊将她推下了公司的高楼。 
          他安慰着她,说梦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, 
          一遍又一遍的安慰,她终于沉沉睡去。 
          早上上班时,她还在想如何面对同一办公室的伊, 
          不料伊那天并没有来,而且从此再也没有来过公司。 
          几天后,她又做了噩梦,这一次是被经理强暴了, 
          午夜梦回,安慰她的还是他, 
          “亲爱的,梦只要说出来,就不会实现的。” 
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 
          经理也消失了,那张总是有点油腻的脸再也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。 
          她总是做噩梦,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人,要伤害她, 
          她总是用尖利的叫声,将他惊醒, 
          而他从来不曾抱怨,总是鼓励她把噩梦说出来, 
          然后用小声的安慰,坚定的笑容,让她安然睡去。 
          等她一觉醒来,那些在梦中伤害过她的人,就会在她的生活中消失不见。 
          她的噩梦,渐渐少了。 
          可是,这一夜,她的尖叫声分外凄厉, 
          他轻轻地摇醒她,要她告诉他噩梦的主角是谁, 
          可是她却恐惧地看着他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 
          他终于明白了, 
          下床为她掖好了被角, 
          默默地走到了地下室, 
          地下室里,躺着很多人,有伊,有那个经理, 
          他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割了一刀,躺了下来。 
          地上稍微有点凉,也有点挤
    
  • 邪恶标记
     她将这个小雕像送给了伊, 
          雕像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,通体漆黑,透着一股邪气。 
          她知道伊就喜欢这种东西, 
          也知道伊无论对什么事情,热情都不会超过三天, 
          三天后,她在伊家做客时, 
          偷偷拿走了这个雕像。 
          伊很快就死了,据说死得很蹊跷,也很凄惨。 
          她当然清楚是怎么回事, 
          那个雕像,是一个邪恶标记, 
          能将世界上的种种邪恶力量,召集到自己身边。 
          只是这样,还不会对主人产生威胁, 
          可如果雕像被偷或是被抢, 
          它所召集的邪恶力量,就会对主人进行疯狂的攻击,绝对的疯狂。 
          她欢快地回到了家,准备按照那个巫师的叮嘱, 
          焚毁那个雕像, 
          然而她怎么也找不到那个雕像了, 
          正在发愣的时候, 
          她的老公回来了:“上午家里进贼了,万幸,除了那个雕像,什么也没丢。” 
          她看着老公,止不住地发抖。
  • 断肢
    两名警察坐在他的客厅里, 
          装作不在意地喝着咖啡, 
          “昨天晚上,你的前任经纪人全家都被杀了。” 
         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 
          “所有的人,都是被人扼死的,而且,只用了一只手。” 
          年纪较长的警察继续自顾自的说着, 
          年轻点的警察,则环顾着客厅到处可见的奖牌和奖杯, 
          那是他早年从事摔跤运动的纪念。 
          两个警察的手,都按在了腰部,随时准备拔枪, 
          他还是毫无表情。 
          “我们知道你和前任经纪人最后因为钱闹翻了,而且,我们在现场也发现了你的指纹, 
          确切的说,每个受害人的脖子上,都有你的指纹。” 
          他一口喝掉了剩下的咖啡, 
          用右手笨拙地提起左手的袖子,露出萎缩的左臂, 
          再用那枯瘦无力的左手,卸掉了右臂的假肢, 
          他还是毫无表情,但是眼神中的悲凉,让两位警察都低下了头。 
          “其实我们也只是想,核实一下,那场车祸,确实给你造成了很大的损害,对不起!” 
          两个警察几乎是逃出了他的房子。 
          他坐在沙发上,回想起他的经纪人,以及经纪人策划的那场车祸, 
          那场车祸之后,他真的变了好多。 
          随着回想,他的右肩微微颤动,一条健壮有力的胳膊,从断臂处伸了出来, 
          左臂那条萎缩的胳膊,则完全消失不见了。 
          他毫无表情地自言自语着:“要不是那场车祸毁了我的面部神经,老子早就笑出声来了!”
    
  • 行凶

     他藏在路灯背后, 
          流着冷汗, 
          等待着今晚的猎物, 
          高跟鞋的声音,由远及近, 
          他猛地冲了出去, 
          掏出短刀,发疯一般地刺向她, 
          第一刀就扎进了她的心脏,他却停不了手,一口气扎了十几刀, 
          她倒在了血泊中。 
          他从她身上搜出了两百五十八元现金, 
          还有一块刚才被摔坏的女式腕表,时间停在十一点五十六分七秒。 
          这时他才有空去看看牺牲者的脸,这是一张精致而惊愕的面孔, 
          他仓皇逃走。 
          第二天,他决定晚上再去抢一把。 
          他埋伏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流冷汗, 
          他冲出去的时候,也还是停不了手,毫无必要的连刺了十几刀, 
          从牺牲品的身上,他搜出了两百五十八元现金, 
          还有一块时间停在十一点五十六分七秒的女式腕表。 
          感觉到有点不对劲,他迟疑着看了看死者的脸, 
          精致而惊愕的脸,和昨天那个女人一模一样…… 
          他发狂地逃回了自己的家, 
          关上门,死命的喘息着。 
          忽然有人拍拍他的肩, 
          那个死掉的女人正在点数自己身上的血洞, 
          疑惑地问他:“今天,你为什么只刺了十七刀?”

  • 凶屋
      对面一直空着的房子, 
          似乎有人搬进来了。 
          他忍不住想去看看, 
          常有人说他是属猫的,好奇心重。 
          好奇心重的他,看到对面的房门没有关紧, 
          想也没想就推开了, 
          惨白的灯光下, 
          小小的房间里,竟有几十个人, 
          男女老少,各种各样的人, 
          他们全都套着绳子,吊在天花板上, 
          门一开,他们齐齐把歪的不成样子的脑袋转向他, 
          向他微笑着,舌头伸得老长。 
          他吓得魂飞魄散,掉头就跑, 
          撞上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,被他吓得不轻:“怎么了,你想干什么!” 
          他伸手指着那可怕的屋子:“那里面,全是死人!” 
          女子探头看了一眼,笑了:“什么死人,明明是挂起来的衣服。” 
          他胆战心惊地看了看, 
          确实,这屋子里明明都是吊在天花板上的衣服,自己为什么会看成死人,是不是太紧张了?
          可是,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,这里的衣服,全部都是寿衣呢?” 
          女子的脸色变了:“你这么好奇,不如自己进去看吧!” 
          他被猛地推进了屋子。
    
  • 谁给你化妆
    夜深了, 
          他一丝不苟地,平静地为她化妆。 
          她是他的妻子,此刻正安详地躺在床上。 
          虽然他是一位高级化妆师, 
          却从未替她化过妆, 
          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 
          轻轻勾勒一笔,妻子的遗容终于大功告成, 
          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, 
          她是如此安详,脸含微笑, 
          似乎对这个人间已经全无依恋,离去才是她的幸福, 
          完全看不出她是一位服下了大量安眠药的重度抑郁症患者。 
          那些药是他放在她的酒里的。 
          明天早上,她的妹妹会来看他们, 
          到那时,他只要扮演一个惊觉枕边人已经自尽的粗心丈夫, 
          就可以彻底解脱了。 
          他躺在死去妻子的身边,这一夜居然无梦。 
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她的妹妹依约前来, 
          惊觉、嚎哭、昏厥、木然, 
          他的演技无可挑剔, 
          只是,小姨子悲伤之余, 
          为什么一直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? 
          她终于说话了: 
          “姐夫,你脸上那么重的妆,是谁给你化的?”
  • 厨房没镜子
    情人节他偷进女友家想给她惊喜.关灯后他抹了番茄汁到脸上又披件白色床单,想吓女友.他跑到厨房去看化妆后的样子,厨房的镜子里那撕牙裂嘴的样子非常恐怖,把自己都吓了一跳。他想女友肯定受不了,忙把妆给卸了。 女友回来,他把这事告诉她,女友听了惊恐地说到,“厨房根本没有镜子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