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者宝 > 段子
  • 相声段子台词 下跪校长

      甲:(唱),我不想我不想长大,长大后太多烦恼,----

      乙:看起来你花样年华,还有什么烦恼呀?戴学士。

      甲:(唱)我不想我不想长大,我情愿又笨又傻---

      乙:你究竟有多大了?看你愁眉苦脸的。

      甲:我呀,七上八下的,你猜唱歌的有多大了。

      乙:7+8除以2,你七岁半了相声剧本台词;下跪校长相声剧本台词;下跪校长。

      甲:呵,15了,我心里七上八下的,所以---

      乙:哦,看你胡子把杂年纪一把的还15呢,

      甲:你听明白了没有,我说唱歌的多大了,当然15岁了,我今年虚年51了。

      乙:我说呢,你越活越年轻了,越来越有朝气了,戴老师相声剧本台词;下跪校长文章相声剧本台词;

      甲:可不是吗,这是我们民办学校近年来持续开展“爱心教育”“赏识教育”的良好结果呀。

      乙:这是好事呀,全社会提倡呀,难怪社会上都说你们学校的老师们都有大变样了,人人风光体面,到处莺歌燕舞,人人都会唱阳光总在风雨后,家长联谊会准备提名把学校改名叫阳光学校呢

      甲:好是好,这不,从不想唱歌的我为了表达对学生的爱,也学会了唱流行经典歌曲了。乙:你似乎还有不乐意的地方?——

      甲:岂止不乐意呀?校园整天到处充斥爱的信息,我们简直被爱包围着,害怕了相声剧本台词;下跪校长相声剧本。

      乙:爱如阳光,爱如潮水,让世界充满爱---

      甲:得了吧,还是用校长的话说,让校园充满爱吧。

      乙:这多好呀,先生怎么就害怕了呀?

      甲:这当然了呀,凡是都有个度,超过了度,就会物极必反,譬如禁止批评学生,必须永远保持微笑面对学生----

      乙:这当然了,学生花大钱就是来享受爱的教育吗。

      甲:譬如,学校提出“学生#from 相声剧本台词;end#是上帝,学生永远都是对”口号,无论咋样,要老师从另外的角度欣赏学生,恭维学生。

      乙:这话怎么讲?

      乙:站住,你为什么又一次迟到了。

      甲:什么,你敢这样,立马走人。应该这样,某同学昨晚自学辛苦,今天偶然来晚,不过——

      乙:杂样?

      甲:他家长今早已经提前大电话告知。

      乙:你电话不是坏了吗。哦,噢,喔---

      甲:有数据表明打饱嗝有意身心健康。

      乙:结果某同学精神愉快回教室上课了相声剧本台词;下跪校长相声剧本台词;下跪校长。这多好呀。

      甲:另一位同学无故不来上体育课,看到街上流行黄发平头,便戴着墨镜骑着摩托,嘘,跑了,体育老师叫都叫不回。

      乙:学生怎么能无故不上学了,体育老师是不是当众批评呀?

      甲:岂敢岂敢,体育老师说,咳(笑容可掬),春江水暖鸭先知,夏天快到了,某同学竟然引领本班本校新时尚,可以说引领了一个新季节-----灿烂的夏天相声剧本台词;。

      乙:某同学修理完短发突突突来到教室,本来心里有些许的惭愧,听老师这么一夸呀,心里舒坦了许多。好呀。

      甲:这倒好,班上同学一听引领新时尚,哗啦啦,人人奇装异服打扮,班上顿时别样风景来了

      乙:什么风景呀?是不是一片黄色的海洋呀。

      甲:还海洋呢,人人标新立异,不仅头发黄澄澄的,连衣服也要五颜六色的,还要我评判一下相声剧本台词;下跪校长相声剧本。

      乙:那位胖姑娘穿黄色的,你怎么评判呀?

      甲:哦,这黄色吗衣服抢眼,代表吉祥;不算胖,美过那杨贵妃。

      乙:那位瘦瘦的女孩穿红色的,该怎么说呢?

      甲:红色呀,代表喜悦,当今流行白骨精之美。

      乙:什么?白骨精?

      甲:白领骨干精英,懂不懂?白骨精当然要瘦了。

  • 逞强已成了我的强项

      逞强已成了我的强项,差别只是在于我,还能,撑多久。

  • 她的离开回来都别太介意

      她的离开回来都别太介意,因为她的离开回来都不为你。

  • 僵尸闹警局

      西大爷是个渔民,今天一大早就到江里去捕鱼。收网的时候沉甸甸的,西大爷可高兴了,琢磨着今天可能有个大收获。最近鱼市热闹,价钱也好,嘿嘿,不由自主的他嘴角不住地露着笑意。

      他卯足了劲将沉重的网往穿上拉,一边还招呼小儿子李茂过来帮忙。待父子俩终于把网拽上了船,吓得魂飞魄散,一群鱼堆里竟然还有一具硬邦邦的男尸,男尸已经被泡的浮肿,甚至有些地方被鱼吃了,腐烂的地方散发着难闻的恶臭。“哇……”西大爷忍不住的狂吐出来,小儿子李茂赶紧打电话报警。很快,警察来了,简单的勘察和询问之后,便将尸体托运走了。后来,警察通过电视寻找这具尸体的家人。

      大概两天之后,一个身形矮瘦弱年约三旬的女人去了警局,认领了这具尸体。女人叫春凤,她对警方说:“我爸爸老了后脑袋有些不清楚,患了痴呆症,有时候看见水就会往水里跑,白天家里都有人看着,哪晓得,他半夜居然爬了起来……呜呜呜呜……爸爸……”看着憔悴的女人,警察们安慰她不要难过,人死不能复生之类的话后,帮忙运送老人的尸体回家。

      这件事情震动了整个小镇,人们茶余饭后都会拿出来说道说道,也会感慨,这人老了就是没有用啊,脑袋坏了,人居然还往水里跑,想想就可悲可怜啊!

      把老人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,春凤的心情慢慢的开始平静,小镇上的人们也随着时间在逐渐淡忘这件事情。

      可是有一天夜里,几个警察正在值班。忽然办公室的门被一阵风吹开,接着一具硬邦邦的尸体一蹦一蹦的往屋里来。几个警察吓得不轻,大喊:“啊,诈尸了。”其中一个警察认出来了,那不就是春凤的爹吗?可是他已经下葬了,怎么会从棺材里出来了呢?那尸体双手前伸,一蹦一跳的朝警察们逼近,面对这样恐怖诡异的画面,警察们一边躲闪一边手忙脚乱的掏枪。但是那具尸体并不害怕,就是径直的朝警察们扑过来。

      “啪——”一声枪响后,尸体的右肩膀上被打出了一个窟窿,那窟窿里很快就爬出来很多的令人恶心的蛆蛆。不过只往后退了一步,他再次蹦跳着往前冲。“啪——”又是一声枪响,警察小李一枪爆头,一摊黑乎乎的血从上往下流,吓得众人浑身发抖。不过这一枪好像有效了,那具尸体转身,蹦跳着往门外,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    警察们从恐慌中好不容易镇定了下来,看着满屋子的狼藉,闻着空气中的怪味,你看着我,我看看你,然后不约而同的喊:“鬼啊……”

      第二天,警局闹鬼的事情传遍了大街小巷,人们都很奇怪,怎么会这样呢?当警察去春凤家,想问问她有没有把父亲下葬,并且把警局闹鬼的事情跟她说了一下。她的瞳孔放大,眼睛不自觉的对父亲的遗像一眼后,又转过神对警察们说:“我们家下葬了啊,不信我带你们去看。”春凤家里干干净净,收拾的整整齐齐,一点也不凌乱。

      警察们跟随春风去了,不过等棺材盖打开,却发现里面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尸体不翼而飞,夜里还去警局大闹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警察们毫无头绪,警员小孙说:“刘局,我有一个想法。”刘局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碰到这么一回事,完全没有办法了。这件事情得赶快办,否则会扰乱人心的。他说:“有什么办法?”

      小孙说:“这件事情很邪乎,我知道镇的南边有个清风山,清风山里有个道观,那里的道士听说有驱鬼捉妖的能力,要不请道士过来一趟?昨晚上的事情,真的太邪乎了!”他强调着。

      “唉!好吧!”刘局探口气,应允了小孙的话。

      从清风观接来了一个白发飘飘,鹤发童颜的道长,法号清虚。清虚说:“今晚我陪你们在警局,他还会来的。到时候你们不要慌,只要每人贴好这个黄符,给我堵在门口,不会有事的。”说完,分发了一些画着奇怪符号的黄符,每人都宝贝似的拿在身上。

      夜里,清虚道长坐在办公室的正中间,当月亮被蒙上黑影,就听到由远及近的“咚咚咚”的声音传来,很快就跳进了办公室。他一进来,五六个警察贴着黄符堵在门口,他察觉到不妙想跑,可是黄符发出一道金光刺的他连连后退。说时迟那时快,清虚道长咬破手指对着他的脑门按了下去,那尸体定在原地一动不动,只是嘴里乌拉乌拉的发出奇怪的声音。

      清虚道长站在他身旁,嘴里也乌拉乌拉的发出奇怪的声音。声音时而高时而低,像询问的样子,那尸体听他说完又乌拉乌拉的说着,清虚道长不时地震惊,不时地点头。大约有一刻钟之后,清虚道长从袋里掏出一张黄符贴在尸体的门心,尸体就不在有任何反应了。

      那些警察们围过来,急不可耐的问:“道长,你刚刚在?”虽然疑惑,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问。清虚道长叹了一口气,说:“真是鸟为食亡,人为财死。有些人真的是丧净天良了,猪狗不如啊!他说他不是自己走到河里,而是他的女儿把他活活呛死,扔进河里的。”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众人不相信。清虚道长说:“忘了说,我和鬼怪之间可以通灵。他刚刚说,他老了,在家里拖累了女儿。女儿也嫌弃他,后来有一个叫何健的买保险的人跟女儿游说这个意外保险,暗示说买这个如果老人发生什么意外,就会得到一笔巨大的赔偿金。所以,他们对自己下了毒手。他下葬后,怨气太重就回去想找女儿,可是她自己知道做了亏心的事情,去庙里求了一尊菩萨使他不敢靠近,无奈就到这里来搅扰警察。既然女儿对自己的父亲都能做的如此的决绝,那他也情愿没有她,不能让她留在这个世界。她已经成功的拿到了保险金,准备等过阵子再平静点就离开这里了!”

      警察们开始偷偷的展开调查,发现春凤确实给她父亲投保了一笔不小的意外保险,在她父亲去世之后拿到了保险金。原来是一起谋杀事件。在警察们的软硬兼施,各项证据罗列在前的情形下,春凤崩溃了如实说出了自己的罪行。而共犯何健也被抓捕起来,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。

      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有些钱来的容易,那它去的也就一定快。

  • 黑段子 端公的报应

     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,龙泉山村有个三代相传的端公,姓蒋名法高,年过不惑,中等身材,体格健壮,能说会道,能把死的说得活,能把圆的说得方,有高超的驱鬼降魔法术。方圆几十里的百姓都说他名副其实。无论那家有灾有难,只要请他去驱鬼,降魔,就会万事大吉,平安无事!

      且说这蒋端公,膝下只有一个儿子,名叫蒋明,长得乖巧,自幼聪明过人,年满十二,小学毕业。蒋端公夫妇视若掌上明珠,有心让他继承端公法术。但这小子对老爸的邪术,没有丝毫兴趣,而且怀疑是骗人的勾当,一心想要对老爸的驱鬼降魔法术弄个明白,可就是一直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。到了十五岁这一年,他心里终于有了主意。

      这一年秋末的一天,时近中午,一个乡民上气不接下气跑来他家,十分焦急地说:“我家媳妇昨天是好好的,今天早晨突然人事不醒,怕是中了妖魔鬼怪,特来请蒋高师去治一治。”

      “你姓甚名谁,家住那里?”蒋端公问来人:离这里多远,我好确定时间去你家。

      来人说:我叫王德贵,家住麻柳湾,离这二十多里,请端公务必在下午太阳落山之前,到我家里来。

      “那好吧,一言为定。”蒋端公说:“你回去把香、纸、蜡烛、雄鸡、香米等等,一切准备好,我一定准时赶到。”王德贵听后,便急忙回家了。

      眼看有人来请又有财喜了,蒋端公心里乐滋滋的,叫老婆赶快做午饭他吃了。未出门就在盘算今天到王家驱鬼,若雄鸡小,香米少,就要想法让他多出钱,最少也得三五十元。他边想边作一些驱鬼降魔的准备,把该画的符画好,驱鬼的文书写好。然后,美美地抽了两袋烟,便开始收拾行装,把尸刀、卜挂、捻掸等等工具装入包袱背到背上,准备出门。他儿子蒋明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他说在王家施法少不了两个钟头,可能回来就快半夜,你和你妈早点睡觉,就莫等我了!

      蒋明对老爸啥时回来,心中有了数。看到他出门后,便悄悄尾随其后,跟着大致走了三里路,到了猫儿堰便停下来,站在那里观看四周的环境,选择在路上一个较宽的地方,用石头和稀泥砌了一个五尺多高的泥人,他想让夜晚老爸回来,远远看到泥人疑是鬼怪,受点惊慌,他才好同老爸争论是否真有鬼怪的问题,然后他转身回到了家中。

      这小子回家后又想,光这一招还不足以让老爸说没有鬼神,于是转动脑筋又生一计,吃了晚饭后,对他母亲说:“妈,今晚是个月黑头,等会儿我去路上接老爸回家。”他妈认为儿子懂事了有孝心了。便说:那你就去吧,路上要小心啊!

      蒋明一手提了一个灯笼,一手拿起以前玩过的水枪,边走路边哼着歌儿走出了家门。走到大约离家两里路的小山坡,便爬到路坎上的树林里,吹灭了灯笼,躲藏了起来。眼睛盯着老爸回来的路上,等着他老爸过路。

      再说,蒋端公在王家驱鬼结束之后,怀里揣上了他想得到的钱,背包里装了一升香米,手里提着一只驱鬼放了血的大公鸡,心里乐滋滋地往回走,走到离猫儿堰十丈左右的地方,发现前面有个一动不动的黑影,他大喝一声:“前面是何人站着不动!”半天没见回答,他心里开始一惊:难道这是一个拦路鬼?接着口里便念起了咒语,那黑影还是一点没动。他心中害怕极了,立即拿起随身带着的捻掸,用力向拦路鬼掷去,却被拦路鬼接住了。紧接着又将尸刀掷去,只听到叮当一声沾起了火星,他料定拦路鬼受伤了。

      过了一会儿,他看到再没有动静,就麻起胆子硬着头皮往前走,走拢一摸才知,这拦路鬼是石头和稀泥堆砌的,火星是刀钻在石头上引起的。他虚惊一场,心里骂道:是那个天杀的想有意来害人!然后,他把带的火把点燃,快步往回家的路上走。

      走了不多时,便到了他儿子躲藏的地方,蒋明看到拿火把的老爸靠近了,便拿起水枪对准火把射水,一下了把火把射熄了,蒋端公顿时大惊:“这天上无云那来的雨,难道今晚出活鬼了!”口里立马把他认为最凶狠的咒语念起来,但却毫无用处。他硬着头皮走,走了十多步,突然路坎上又有泥沙纷纷落下,他被吓得六神无主,双脚发软跪了下去下,恰好碰着一个拳头大的石头,他顺手捡起来,使劲掷向坎上的树木中,可能是豌豆滚进屁眼里——遇了缘,只听到“哎哟------”一声惨叫,打中了活鬼。他毛发倒竖,周身冷汗淋漓,三步并着两步回到了家里。

      蒋端公老婆见他狼狈不堪的样子,吃惊的问:你路上遇到了啥子事?他说,遇到了活鬼,把我吓惨了!我活了几十年,从没有遇到今晚这样的事------

      “蒋明来接你,你咋没碰到他?”老婆打断他的话问:你们在那里错过了,他还没有回来!

      蒋端公听到这深更半夜,独儿子出来接他没见到人,心里立刻像丢了魂一样着急起来,万没想到今晚接二连三的出事,忙叫老婆拿起灯笼火把,他接过手奔跑出门,边跑边喊:“蒋明,蒋明------。”一直跑到他用石头打鬼那个地方才停下来,隐约听到路坎上的树林里,有人在哎呦哎呦的伸吟。他仔细一听,这伸吟的不是鬼,而是蒋明的声音。他抓住一个下垂的树枝,爬上坎走进树林,只见儿子倒在血泊中气息奄奄。他的心凉了半截,要是没有了这独生儿子,今后靠谁啊!

      眼见这种情景,他立即脱下一件衣服,撕烂成几块给儿子包扎伤口,边包扎边祈祷:菩萨老爷保佑,菩萨老爷保佑,若真要命就要我的命,一定要把我儿子命保住。很快,他把儿子的伤包扎好了,便背到背上,飞快地奔回了家。

      蒋端公的老婆看到头部受伤蔫搭搭的儿子,顿时好像遭遇晴天霹雳,晕倒在地,随即嚎啕大哭起来!

      “你哭哭哭,哭什么!”蒋端公大声斥责:谁叫你让儿子来接我,儿子都这样了,还不快想办法!

      想什么办法哟,你快到镇上去请周医生嘛,他是专门医外伤的。蒋端公听老婆这样说,才急忙出门请医生去了。

      蒋端公陪着医生一路到家时,天已拂晓,蒋明一直闭着的眼睛睁开了,但不管怎样问就是不说话。周医生先用药水给他头部进行了清洗,然后上药进行了包扎,开了三副吃的中药处方,叫尽快去药房抓回来煎好给他吃,自然蒋端公都一一照办了。

      这以后,周医生又来给他换了几次药,头部的伤口倒是好了,大脑却出了问题,变成了傻子,无论问他什么事,都是呵呵两声了事。蒋端公想神药两解,先后请了远远近近十多个有名的医生来治,同时又四处求神拜佛,到县内外的大小寺庙去上过香、捐过钱财,结果都无济于事。

      从此,蒋端公的儿子,一直就傻里傻气的。人们看到他就问,蒋法师,你儿子变傻子是中了什么邪呀?你那么高的法术咋不管用了!问得他低头不语满脸羞惭,他悔恨自己,不该继承这骗人钱财的迷信职业使自己遭到了报应,落下了断子绝孙的下场。

      这以后,蒋端公害人遭报应的故事,便在四面八方传开了。事实告诉人们,切莫相信有什么鬼神,也更不要相信有什么能人,能用什么法术驱鬼降魔!

  • 拿你妹,老子付了邮费的

      刚来杭州,租了一个小房,一楼,上淘宝买衣服,选了付钱了联系卖家:“我已付款,请发货。”谁知那货直接说:“我看到你地址了,自己上楼来拿吧!我就在你楼上。” 拿你妹,老子付了邮费的。。。送下来。

  • 家门前磨菜刀,目光充满怨恨

      今天上午听同事说的,一对情侣两情相悦,就要结婚了, 家长见了之后不同意,于是乎:每天吃过饭,男的坐在他家门前磨菜刀,目光充满怨恨,女的每天坐在自家房子二楼顶上,神色呆滞,而且两人很少开口说话,一个月后,家长同意两人结婚了。

  • 享受更多服务与特权

      我问朋友,从她的男性朋友变成男朋友是什么感觉呀。朋友郑重其实地回答道,没什么,只是从普通会员升级为VIP,享受更多服务与特权,不过也要交纳更多费用。

  • 学校为什么不停课

      纽约的冬天十分寒冷,几尺厚的积雪。可是,公立小学却依旧照常开课。陈太太打电话问学校为什么不停课。校方说:有些穷人家里冷,到学校能享受温暖,还有免费午餐!陈太太说:那么,只接送贫穷人家的小孩儿去学校不好吗?校方说:我们不能在帮助那些贫穷孩子的同时,却践踏了他们的自尊。

  • 把红包塞回给我,留下了钱

      学驾照时,悄悄给教练递了个红包:“一点小意思,不成敬意,您拿去抽烟。”没成想教练正义凛然的说:“对不起,我们有规定,不能收红包。”说完把红包塞回给我,留下了钱。

  • 微信摇一摇 不搞基就等会再摇

      刚微信摇一摇,摇了几次老是摇到同一个哥们。 实在忍不住就和他打了个招呼,问了句:搞基不? 对方回了句:不搞。 我弱弱的回了一句:不搞你就等会再摇,让我先摇。

  • 妓女们含一次小JJ一般收多少钱

      8岁的女儿问我“爸爸,妓女们含一次小JJ一般收多少钱呀?”时,我坦白地回答说:“大概40英镑吧。”“那么小熊糖一包多少钱呢?”“嗯,一英镑左右。”她脸色一变:“操!保罗叔叔坑我!”

  • 非常含蓄的表白

      一个学化学的孩子非常含蓄的表白:H At Tc .Os As At Ge Nb . Nb Pu Kr Y Pu Li Os .Zn Li Pu Kr Y U Tl Ag .Ga Os Pd !!!好不容易翻译过来了,意思是:亲爱的,我深爱着你,你不可以不理我,心里不可以有他人,嫁我吧!!!

  • 电脑那么大,还不是被优盘插

      今天在超市结账,前面俩男的,一个中等身材偏瘦,一个高壮,壮的嘴贱一直在撩骚,瘦的总是很高冷,壮的就一直在说他太瘦,吃饭吃得少,没力气搬东西什么什么的。瘦的白了他一眼,慢悠悠地说:“有用吗?电脑那么大,还不是被优盘插?”壮的安静了。

  • 幸好我没买土豆

      我对老妈说:“我帮你洗菜吧。”老妈摇了摇头:“不用,你肯定有事求我。”我假装很生气,老妈看了看我:“真的没事求我?那你帮我削土豆吧。”我开心的说:“好的,不过我想先和你商量一件事。”老妈头也没抬:“幸好我没买土豆。”